当前位置: 生态多样性 >物种保护

英国为濒危蜻蜓寻找新栖息地

2013-09-22来源:豆瓣网

蜻蜓物种或许已在地球这个星球上四处盘旋觅食生存了三亿两千五百万年,但它们的现代亲属们正眼睁睁地面临着灭绝的危险。专家警告说,英国三分之一的蜻蜓物种正在遭到生存的威胁。就在这困境之中,今天迎来了英国有史以来第一个蜻蜓中心的开幕,这是用以赞美及保护英国其中一种最迷人的昆虫--蜻蜓--的地方。

位于英国剑桥郡威肯芬自然保护区(Wicken Fen nature reserve)的这个新建蜻蜓中心,被寄望于能扭转英国常见的42种蜻蜓数量日渐减少的趋势。环保人士将这一趋势归咎于湿地的流失以及从农田漂流而来的各种农药和杀虫剂。

今天为中心揭幕的《守望春天》(Springwatch)节目主持人克里斯·派克汉姆(Chris Packham)说:“英国各地的湿地栖息地的流失对许多蜻蜓物种的长期生存前景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他警告说,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英国的三种蜻蜓物种已经灭绝。

蜻蜓大部分时间作为幼虫(稚虫)生活在水下,而当它终于变身成为长着翅膀的成虫之后,其飞行寿命相对较短:从小型蜻蜓物种的几个星期到最大型蜻蜓物种的几年。它们可以作为水质的一个关键检测指标,也是宝贵的对付许多蚊虫的自然天敌。

英国某些蜻蜓物种的境况远比其余物种的更糟。 White-faced darter蜻蜓数量大幅减少,它们栖息的沼泽池日渐干涸;而Norfolk hawker蜻蜓由于其有限的分布范围——主要生活在诺福克郡湖泊区(Norfolk Broads)——使它很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及海水渗透的威胁。

同时,压力还来自东盎格鲁地区沼泽地的历史性流失,许多沼泽地已被抽干而转为农田,英国的蜻蜓及其猎物正处于杀虫剂和农药带来的危险之中。英国环保慈善组织虫之生命(Buglife)的淡水方面主管维基·金德姆巴(Vicky Kindemba)说:“不同的化学品对无脊椎动物的影响也不同,但我们知道,用于对树木及动物进行跳蚤与蛀虫的防治氯菊酯一旦进入水道,就会危及蜻蜓。”从农业排水口进入河流和溪涧的化学品会扰乱蜻蜓的繁殖模式,比如减少其产卵的数量。

有迹象表明,越来越多具有环保意识的农场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新建蜻蜓中心附近经营米德罗农庄的大卫·菲尔瑟(David Felce)说:“我们这个农场里有好几种蜻蜓,其中有blue emperor及brown hawker,我们通过在农场里七个池塘及水道附近建造草地缓冲地带对它们加以保护。这些草地除了作为蜻蜓及其他昆虫免遭杀虫剂之害的一个安全避险地带之外,其本身就是野生生物的一个栖息地。”

据英国蜻蜓协会(British Dragonfly Society)博物学家提供的轶事性证据表明,今年蜻蜓的境况比2008年要好。“我们认为,这是由于去年春末及夏初持续的多雨天气所致,”该协会发言人凯瑟琳·帕克斯(Katharine Parkes)说,“今年,我们虽然仍有多雨天气,但大多是阵雨,而不是持续多雨,而蜻蜓非常善于充分利用阵雨之间和煦的天气。”

然而,要想确切了解蜻蜓物种的健康状况,则需要长期的数据记录,而由博物学家于1986至2005年所收集的数据表明,按照官方的物种现状评估的红色名录标准,英国有三分之一的蜻蜓物种现已列为濒危、易危或近危物种。

今天开幕的蜻蜓中心位于威肯芬沼泽地,这里是保护蜻蜓的少数亮点之一,也是英国21种蜻蜓物种的原产地。英国国民信托(National Trust)的英格兰东部地区自然保护顾问斯图尔特·沃灵顿(Stuart Warrington)说:“蜻蜓体现着威肯芬沼泽地的重要性,也体现着我们雄心勃勃计划建立一个占地22平方英里的威肯芬自然保护区的重要性。我们努力开发环境清洁的沟渠和池塘之类优质的蜻蜓栖息地,已经使得威肯芬地区及威肯芬沼泽地周围地区的所有蜻蜓物种都得以成功繁殖。”

全体职员均为志愿人士的这个新建蜻蜓中心,将为参观者提供教育性展示、教授蜻蜓物种鉴定的高级课程,以及导游式“野生之旅”,旅程中可以观赏该沼泽地如箭飞梭的栖息者——从皇帝蜻蜓(emperor dragonfly)到毛蜻蜓(hairy dragonfly)等多种蜻蜓。